• 仙侠小说推荐2022_仙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_主宰阅读网

    • 首页 > 穿书女配打脸日常

    穿书女配打脸日常庄婧溪江寒钰全文免费试读

    来源:QY|小说:穿书女配打脸日常|时间:2022-10-26 12:02:12|作者:白团小芋圆

    庄婧溪江寒钰是作者白团小芋圆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小说以形式来叙述,大大增加了难度。可想而知,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!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。庄婧溪一睁开眼,发现自己穿成了团宠文里的炮灰女配。她亲妈:“瑶瑶落水了,你作为姐姐没有照顾好她,害得她咳嗽了好几天,就罚你滚出京城,别出现在瑶瑶面前。”她的四哥哥:“病秧子赶紧滚,看见你就烦!”庄婧溪表示,这个衬托女主工具人谁爱当谁当去,老娘只想搞事业。只是……为什么之前还独宠女主的四个哥哥,突然之间痛哭流涕死乞白赖地求她回家?为什么那个传闻中残忍暴虐的活阎

    穿书女配打脸日常庄婧溪江寒钰

    第7章 有些事恐怕要提前发生了

    庄婧溪拿着行李走到庄府门口,看到马车旁站着的四个侍卫,不由得眸光微动。

    冬青气红了眼,伸手去拉庄婧溪的袖子,“姑娘,他们未免欺人太甚,此番前往郦阳路途遥远,夫人竟然只安排了四个侍卫!这不是存心不给咱们留活路吗?”

    冬青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    平日里六姑娘出门逛个街,带的侍卫都不止四个,怎的到了自家姑娘这,就如此不上心?

    这至少要赶上一个月的路,万一路上不太平,真碰上了什么歹人,这几个人能顶什么用!

    庄婧溪倒是极为平静,她只略略扫了这四个侍卫一眼,便拉着冬青上了马车。

    她早就料到了赵氏会这么做,所以自个儿准备的银针毒药只多不少,那淬了毒的匕首也是有的。

    冬青面露不解,眼神有些茫然,“姑娘,您不委屈吗?”

    庄婧溪摇了摇头,面上无悲无喜,“没这个必要,他们不值得。”

    她随手将马车内的布帘略略掀开,原本只是随意一瞥,却瞧见一个穿着青碧色衣裳的丫鬟,将一个东西塞到了其中一个侍卫的手里。

    那侍卫看完后,脸色大变,震惊地看着对方。

    青衣丫鬟却是面无表情,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。

    看口型,应当是,‘这是夫人的吩咐,你照做就是。’

    庄婧溪眉头一拧,脸色微沉。

    她松开手,看了一眼垂在肩上的青丝,眼神微冷。

    她认得方才的那个丫鬟,那是赵氏身边的人。

    因为她的到来,一些几年后才会发生的事,恐怕要提前了。

    书中曾经描写,原主十五岁那年,本想上山拜佛,为整个庄家祈福。

    却在半途中,被护送的侍卫用刀剑砍伤。

    当时的原主满身是血,整个人奄奄一息,她在昏迷前,听到了那几个侍卫的对话。

    “你们下手未免也太狠了,万一她真的死了,你们打算怎么同夫人交代?”

    “这本就是夫人安排的,谁叫她倒霉,摊上了那样的亲娘。”

    “还不是因为她不像从前那样护着六姑娘了,夫人才会怀疑她被什么邪祟附了身,特意让我们试探她。夫人也说了,她重伤才好呢,就当她这个做姐姐的,为六姑娘积福了。”

    “放心好了,我们几个下手时也是有分寸的,她死不了。”

    确实,原主死不了。

    原主只是在病榻上躺了三个月!

    托赵惠兰这个生母的福,原主本就不怎么康健的身体,更是因为这一场浩劫,落下了严重的病根。

    可怜原主长眠病榻的那些日子里,除了一个姐姐和祖母,竟无一关心她探望她。

    那个时候,原主的生父生母和几个哥哥在哪?

    他们在高高兴兴地替家里的团宠庄玉瑶置办衣裳和首饰!

    原主经此一事彻底黑化,心中对庄玉瑶原本就残存不多的姐妹情,更是因此碎了个彻底。

    赵惠兰只是因为原主的性子同小时候相比有一点不一样,就可以对原主下狠手。

    而如今,在原主的家人眼里,她可是彻彻底底地变了一个人。

    赵惠兰这种多疑眼里又容不得沙子的人,必然不会放过她。

    这一路上,少不得要见血。

    马车不急不缓地行驶着,有风吹过来,吹起了垂着的布帘。

    吹散了庄婧溪的思绪。

    庄婧溪的眼神寒浸浸的,森冷得仿佛冬日里的一场雪。

    她手指微动,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掌心里的那条不深不浅的,已经结了痂的疤。

    这条疤,亦是拜赵惠兰所赐。

    庄玉瑶落水那日,赵惠兰带着一群丫鬟婆子前来救人。

    她嫌原主碍事,又恼怒原主不会水,无法帮上忙,盛怒之下狠狠地推了原主一把。

    原主也跟着摔进了池塘中,手心不慎磕在了石头上。

    从手心里涌出的血,一滴一滴地滴在了浑浊的水面上。

    赵惠兰抱着庄玉瑶,心疼得眼泪直掉,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。

    而原主,被丫鬟从池塘里扶起,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湿淋淋的,身上带着化不开的寒气,以及池塘里那似乎永远都消散不了的泥腥气,孤零零地回到了自己那个偏远的院子。

    大夫当时说,这条伤疤,只怕这辈子都不会消失。

    庄婧溪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,眼神泛冷。

    她挑开垂着的布帘,眸中倒映着窗外的光景,才发现,原来马车已经出了城。

    她瞧见有两个侍卫交头接耳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    想来是在商议何时动手。

    可惜,到底是天子脚下,便是出了城,也不至于人迹罕至。

    这一路上人来人往,他们始终寻不到下手的时机。

    路过一家茶馆时,庄婧溪看见,有一大批军用战马停在路边,茶馆里头,可以说是座无虚席。

    再仔细一看,呦,里面居然还有原主认识的人。

    庄婧溪眸光一动,唇角微微翘起,心下已有了对策。

    她眼珠子转了转,“停车。”

    她的声音明明是清脆稚嫩的,偏偏这会子冷得叫人直打颤,语气里更是透着几分不容拒绝。

    车夫只能一拉缰绳,将马车停下。

    庄婧溪顶着众人不解的目光,面不改色拉着冬青下了马车。

    车夫和几个侍卫愈发疑惑了。

    冬青扶着庄婧溪,转过头看了这几人一眼,道:“姑娘渴了,想要喝杯茶,你们且先等着。”

    庄婧溪往茶馆里头走,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,吩咐冬青去点茶。

    她自己则是径直朝着一位白袍少年和一个粉衣小姑娘的方向走去。

    不等有人伸手拦住她,庄婧溪已经停下脚步,这个距离,极有分寸。

    她唇角弯起得恰到好处,用那种带了一点惊喜的口吻说:“绾绾妹妹,你和你大哥怎么也在这?”

    陆绾绾一脸懵地朝着自家大哥陆飞白眨了眨眼睛。

    陆飞白挠了挠头,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家妹子还要小的小姑娘,看了半天,也没想起来她是谁,只能尴尬地问:“你是?”

    庄婧溪是有点社交牛逼症在身上的,完全无视了对方的尴尬,信口胡诌,“我是庄家四姑娘庄婧溪,陆公子可能不记得了,去年回朝宴,你和绾绾妹妹站在一处,她还给我塞过糕点呢。”

    被陆绾绾塞过糕点的人,都可以从这里排到京城。

    她这么一说,指不定陆绾绾自己都信了。

    陆飞白:“……”他还是不记得。

    陆绾绾困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辫子,她在想,她什么时候给面前的人塞过糕点了?

    不过,庄婧溪这个名字,她还真有点印象。

    不就是庄玉瑶那个一年到头都在病着的四姐姐嘛。

    那个在庄府似乎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小可怜。

    陆绾绾不怎么喜欢庄玉瑶,自然也不会喜欢庄玉瑶的四姐。

    不过,她觉得,她出于同情,可能还真的给对方塞过糕点也说不定。

    庄婧溪看到这兄妹俩大眼瞪小眼的样子,唇角微微泛出一抹笑,随意寻了个借口离开。

    仿佛她真的只是过来打个招呼。

    陆绾绾一脸困惑,不明白庄婧溪是来干嘛的,她转头去看自己大哥。

    却发现,陆飞白手里正拿着个纸团。

    陆绾绾愣住了,“这是什么?”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