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仙侠小说推荐2022_仙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_主宰阅读网

    好看的小说《故梦周知》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秦霄周言小说阅读

    来源:mp|小说:故梦周知|时间:2022-09-23 10:56:40|作者:二爷

    秦霄周言是作者二爷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以小说形式来叙述,大大增加了难度,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。阅读体验飞起,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。我生日当天,男朋友和...

    故梦周知秦霄周言

    我生日当天,男朋友和一个女孩吻得难舍难分。我瞥了一眼,很是淡定地给他发消息。

    斜对面的江燃一只手扣住校花的后脑勺亲吻,另一只手抽空拿出手机缓缓敲出几个字发送。“在睡觉,你也早点睡。”“我在你后面的卡座,来和我碰一杯。”

    江燃缓步走向我时,每一步都像踏在我的心尖上,心口一阵锐疼。

    我强呼一口气,迫使自己语调不那么起伏。

    「吻技真是越来越好了,不像五年前亲我的时候,还那么青涩。」

    我以为自己能忍住,可我还是红了眼眶。

    我爱了江燃五年,五年抵不过另一个人的出现,为什么昨天送我花的人今天就可以和别人吻的难舍难分。

    江燃皱着眉揉了揉眉心,声音冷淡。

    他说,「周言,别闹。」

    我怒极反笑,「你觉得我在闹?」

    江燃冷冷的抬起眼眸定定的望着我,我则是抬手将杯里的酒尽数倒在他脸上。

    「恋爱五周年快乐,江燃。」

    02.

    我忘了我是怎么回去得了。

    就记得我在卡座喝酒,酒后好像抱着一个帅哥问人家为什么不要我,醒来后就躺在了这

    我突然觉得心凉,五年都没和江燃怎么着,如今却——

    可我还没能哭出来,床上的男人幽幽转醒,而后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顷刻间蓄满了泪水。

    「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?」

    声音哽咽委屈,夹杂着几分哭意。

    我只觉得头疼,不住的按压太阳穴,见眼前的人都快哭了,只好先安抚住他。

    「没有没有,你先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?」

    他闻言挑眉,

    「怎么,姐姐不认账了?」

    03.

    我正欲和他理论,突然闹钟响了起来,我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第一天上班。

    糟了,快来不及了。

    正欲起身却被他一把按住,「姐姐去哪?」

    我没空搭理他,抚开他的手,急匆匆的在地上找衣服,边找边说,「我要去上班。」

    等我收拾好,就发现我的手机此刻正被他拿在手里。

    他笑了笑,「留个联系方式,别毁了人家清白就想跑路。」

    我:「?」

    一把撩起包包,夺过他手里的手机抽空看了一眼,才发现他备注的是「老公」。

    我一愣,「你叫什么?」

    他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「叫老公。」

    我把包包砸了过去。

    「滚。」

    04.

    公司空降的总裁叫秦霄,据说为人在商场上「杀伐果断」,做事雷厉风行。

    而我工作第一天就迟到了……

    员工电梯塞满了人,我一咬牙,想着秦霄肯定不会迟到,于是小跑到总裁电梯。

    结果电梯门缓缓打开,低着头的我首先看见的就是一双黑色西裤大长腿。

    「……」

    「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」

    我甚至都没敢抬头看他长什么样子,转身就跑,一双长臂却将我捞了过去,抱在怀里咬牙切齿道「跑什么,又想开溜?」

    我闻声转头,见到那张精致的脸时却愣住了

    这……这不是我昨晚睡得那个吗?

    05.

    正在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溜的时候,秦霄身后的张秘书开口。

    「总裁,她一个普通员工跟我们坐一个电梯,这怕是……不太合适。」

    我连连点头。

    秦霄搂着我却始终没有松手,只是转头冷冷的对张秘书道,「你有意见?」

    「那你下去。」

    电梯门再度被按开,张秘书被赶了下去。

    秦霄单手把我圈在怀里,语气颇有几分得意,「姐姐,这次又想往哪跑啊?」

    我深呼一口气,本着工作都不要了的心态,对他一字一顿道,「总裁,我们没什么关系。

    他闻言,眼眶立马红了。

    「你果然是不想对我负责。」

    我:「?」

    06.

    电梯一路有惊无险的到了顶楼。

   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人都麻了。

    好不容易送走秦霄的我,现在很想去知乎提问,有什么刺激的事情吗?

    有啊,我睡了我上司。

    有比这事更刺激的事情吗?

    也有。前男友出轨的女孩和我一个公司。

    面前的女孩一身白裙子,卷发优雅的披在身后,朝我微微一笑。

    但是单看这个侧脸我也能认出来那天在卡座和江燃接吻的就是她。

    她是他们大学的校花,我和江燃是高中同学

    其实一切都早有预兆。

    徐安然会发可爱的表情包问江燃有没有起床

    江燃会回复他一个可爱的表情包。

    徐安然过生日那天,发了两款蛋糕让他挑

    江燃很耐心的告诉她哪一款更好看

    他给徐安然的备注「猪」

    那么亲昵的称呼,江燃以前是用在我身上的

    可当我拿着手机质问他时

    他只是冷冷的一句,「周言,别闹。」

    可惜我当时不明白,我以为他不和我分手,就还是喜欢我的。

    我也以为我还是喜欢江燃的。

    直到我在卡座看见他们亲吻,心口还是一阵钝痛,但我清楚的明白

    我没那么爱他了。

    07.

    我冲徐安然点点头,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到了座位才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一团糟。

    咖啡洒了一整张桌子,方案上浸透的满是污渍,皱巴在一起,堆积在桌角。

    我连忙抽出纸巾去擦,结果咖啡越流越多,甚至溅到了我的大衣上。

    我攥紧了手中的纸巾,抬头扫视了一圈神色各异的众人,「谁干的?」

    徐安然好似刚反应过来,冲我扬起一个「歉意」的微笑,梨涡浅浅,一副单纯模样。

    呵,江燃就喜欢这种小白花。

    她上前一步抽出纸巾边帮我擦桌子边道:「对不起啊,我刚刚给所有同事都买了咖啡,没想到你的没放稳,洒了。」

    「没关系。」我笑了笑,伸手撩起桌上的咖啡杯,将剩下的咖啡尽数泼在了徐安然雪白的大衣上。

    「你说你不是故意的?」

    「你是刚想起来给我擦桌子吗?」

    「还是故意等着我目睹一切来收拾残局?」

    我冷眼扫视了一圈众人,他们或愤怒,或鄙夷,却唯独没人敢说话。

    显然,一杯咖啡还没能让他们做那个出头鸟去替徐安然说话。

    08.

    徐安然显然没想到我会把话说的那么直白。

    她一瞬间就红了眼眶,我想要是江燃在这的话,她应该会梨花带雨的拉着江燃的袖子说自己不是故意的。

    可惜江燃不在这。

    只有闻讯赶来的张秘书。

    他开口就是,「周言,你怎么又在胡闹啊你。上总裁的电梯就罢了,还在这里欺负新员工?」

    噗,我不是新员工?

    张秘书瞥了眼办公桌了然于心,嗔怪的看了眼徐安然,又放软语气对我道:

    「小周,这事就算了吧。」

    「江总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,他吩咐过要好好照顾他女朋友的。」

    是吗,江燃从来不屑于利用官职图便利,如今却为徐安然开了先河。

    真是真爱啊。

   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众人都有意无意的护着徐安然,不想失去这份工作,不想让徐安然赶走我沾沾自喜。

    我只得点点头坐下。

    09.

    我没想到秦霄会来接我下班。

   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,看见我笑了笑望了眼手表。「怎么,到点还不下班,公司给你加班费了啊?」

    我勉强扯起一个微笑。

    我没告诉他徐安然把很多不属于我的策划案也分给了我,因此我没法准时下班。

    既然没想和秦霄在一起,那就不必麻烦人家,全当锻炼自己的能力了。

    秦霄却不肯走,他长腿交叠坐在我的办公桌上,眨了眨眼睛。

    「怎么不开心啊,谁欺负你了?」

    我突然特别委屈,心头一阵酸涩,却还是强逼着自己压下眼泪,摇了摇头。

    「没什么,就是突然想吃焦糖布丁了。」

    他弯起嘴角,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
    「这么大的人了,还爱吃甜的啊。」

    我没在说什么,秦霄其实望着手表冷声道,「现在开个急会,所有人务必到场。」

    办公室内,秦霄冷着脸坐在首位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桌面。

    「周言今天不开口说是谁欺负了她,你们谁都不许走。」

    员工间面面相觑,随即又将目光停留在我身上,带着惊慌或哀求。

    我不顾徐安然难看的脸色,坚持称自己没事

    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江燃缓步走了进来。看见我,他眉头微蹙,又很快将目光挪到了徐安然身上。

    柔声道,「怎么还没下班?」

    秦霄脸色很难看,「谁让你进来的?」

    江燃直起身子,面色冷淡,「我来接自己女朋友下班也有错?」

    「是吗?江总这派头倒像是来收购公司的」

    江燃眸色微凝,牵过徐安然的手就要带她走

    徐安然下意识的看向秦霄,在秦霄不耐烦的回望她时,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又坐下。

    「江燃,你先走吧。」

    江燃不满意的望向秦霄,秦霄则仍是慵懒的坐在办公椅上,骨节分明的手交叉,好整以暇的望着他们。

    「走啊。」

    「我拦你们了吗?」

    秦霄发了话,徐安然却不敢动弹。

    他站起身走到江燃身边,皮鞋摩擦着地板,每一步都让我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。

    「江燃管好你的人,不然,我就要替你管了。」

    他又转头看向我,我这次发自内心的扬起一个微笑,然后秦霄才冲其他人摆摆手,嗓音低沉,语调慵懒。

    「散会!」

    在我拎起包路过江燃时,他突然低声道:「周言,你要是再敢针对安然的话……」

    他顿了顿,声音愈发的冷,「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。」

    我定定的望着他良久,心从一开的失望酸涩到后来已经麻木了。

    我和江燃在一起五年,却好像现在才开始认识他。

    五年前晚自习停电,江燃戳了戳我的胳膊,等我回头塞给我一张小纸条,上面是少年遒劲的字体:

    「周言,要不要跟我在一起?」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