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仙侠小说推荐2022_仙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_主宰阅读网

    《开局就流放》大结局在线试读 《开局就流放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来源:yw|小说:开局就流放|时间:2022-09-22 19:17:17|作者:晴善

    傅心慈孟庆平是作者晴善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。小说以形式来叙述,大大增加了难度。可想而知,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!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。空间异能者傅心慈,在某次执行收集任务的时候,被人从后面偷袭。是同行的那个天生的坏种,为了夺取她的随身空间,对她下的黑手。傅心慈:那能行么?姑奶奶跟你拼了。她宁愿鱼死网破,也不会把自己的空间拱手让给那个天生的坏种。结局总是那么出人意料,到最后她不仅保住了自己的随身空间,还顺手拐走了坏种的空间和异能。只是一睁眼睛,她成了流放路上的八岁小姑娘。作者提示:本...

    开局就流放傅心慈孟庆平

    第九章

    第9章宇儿有鞋子了

    天光熹微,晨风微荡,薄雾笼罩着荒野,这是暑热的一天中最舒坦的时刻。

    江头儿瞅瞅四周大声的开口道:“大家都去草尖上寻些露珠吧。”

    “诶。”孟氏族人,这些天就喜欢听江头儿说这句话。

    江头儿的话音未落,他们已经成群结队的跑去道边上(被拴在一起),也顾不得草叶上是否干净,就开始贪婪的舔食草叶上的露水。

    看着那些蓬头垢面,衣衫脏乱的孟氏族人,傅心慈忍不住光明正大的开始打量自己身上的衣着。

    和记忆里一样,身上这件白色的粗布衣衫上面染上的污迹汗渍,都快看不出来本色。脚下的鞋子,不仅灰扑扑的沾满了泥土,还露出来两个大脚趾头。

    傅心慈苦中作乐,翘起破洞中露出来的大脚趾,悄悄的动了几下,逗的自己唇角微扬。

    这一幕恰巧让齐贺看见了,也跟着偷笑起来,心里还寻思着,他见过的那些小丫头,无论是城里的,还是乡下的,没有一个比傅妹妹懂事。

    傅心慈不知道齐贺的想法,她现在的目光已经投注到祖父身上。

    祖父那件藏青色的细布长衫上,前襟的一块下摆,齐茬儿被扯掉了。

    傅心慈有原主所有的记忆,是宇儿的一只鞋子跑丢了,祖父就扯下自己长衫的前襟下摆,给宇儿包在脚上,当鞋子用了。

    她空间里有小孩的衣物,趁这会儿没人注意的空当,从空间里寻摸出来一双手工做的小布鞋。湖蓝色的鞋面,配上千层底的白边,做鞋人的手艺不错,很符合这个年代的审美。

    傅心慈又看了一眼四周,见没人关注他们,才悄悄的凑到祖父身边,把鞋子递到祖父手里。

    孟庆平先是心惊,随即淡定的用自己的袍袖作掩护,两只大手随意的抹了抹,新鞋子转眼就变脏了。

    等他蹲下身子给小孙子穿上那双灰扑扑的鞋子,宇儿高兴的想撒欢儿呀,他有鞋子穿了。

    只是等他瞧见祖父噤声的手势,乖乖的捂住小嘴儿,笑的眉眼弯弯。

    孟庆平也笑了,把那块已经被宇儿踩烂的前襟仔细的折叠起来,宝贝似的揣到怀里。

    傅心慈知道,这件长衫是祖母亲手给祖父做的。他们被押送去京城的时候,什么东西都不能带,祖父就穿了这件长衫。

    孙子终于有鞋子穿了,孟庆平是分外的高兴。他又伸手摸了摸宇儿的脚尖,鞋子稍稍大了那么一点点,就更满意的小声叮嘱小孙子。

    “宇儿,一定要留心些,鞋子掉了,要及时的告诉祖父,咱们好尽快的捡回来,可不能再丢鞋子了。”

    “嗯,祖父放心,宇儿记住了。”

    孟爷爷祖孙三个说着话,齐贺也没有站近处听,他现在不渴不饿,欢脱的像只顽皮的猴子。这不,趁人不注意就跑野地里去了。

    还是孟庆平及时的发现了,忙开口喊他回来:“齐小子,快点儿回来,这个时节野地里的蛇虫鼠蚁都活络着呢,要是万一咬着你就不好了。”

    “诶。”齐贺虽然调皮,却是个懂事听劝的,孟爷爷说的话有理,他立马蹿回孟爷爷身边不在乱跑。

    这个情形,被流放队伍里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看个正着,他回身看着在梅氏婆媳身边,像婢子一样伺候着她们的姐姐,又看了一眼,被母亲抱在怀里饿的抬不起头的小弟弟,就用力的攥紧拳头又松开了。

    他又沉思了片刻,才伸手扒拉他身边一个同齐贺年纪差不多的小少年。

    “哥?”小少年抬头。

    “别多说话,你去母亲那里把小弟抱过来,然后跟我走。”

    “诶。”和齐贺年岁差不多的小少年,很是听话的向母亲的方向走去。

    少年却目不斜视,直接走到姐姐身边,二话不说,抓住姐姐的胳膊就走。

    “小山?”

    “姐,别说话,跟我走就是了。”少年说完,不由分说拉着姐姐就走。

    小梅氏瞧见了,十分不喜的问道:“诶,你们这是去哪儿?”

    少年停下脚步,却没有回头:“我们去哪儿,还要向你一个侄媳妇报备么?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少年的话,噎的小梅氏动动唇角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  “小山?”少女怕梅氏婆媳找自家娘亲的麻烦,就想甩开大弟的手。

    少年却说啥都不肯放手,“姐,你现在不用怕她们,国公府已经没了。再说了,咱们到要看看,有哪个不要脸的侄媳妇,大剌剌的去使唤姑姑给她们当牛做马。”

    少年的声音不小,周围的人都听见了,梅氏婆媳气的狠狠的盯着少年姐弟俩。

    尤其是梅氏,如果目光能杀人,她早就把这对姐弟俩千刀万剐了。

    少年却不惧怕她们杀人的目光,冷冷的说道:“孟氏族人都已经被流放了,某些人还端着国公府里太太的谱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。”少年说完,拽着姐姐就往前面走去。

    “你个混账。”梅氏气的口不择言。

    “你给我闭嘴。”一旁的李氏,因为孟家的变故,这一路上都没说过几句话,这会儿却开腔了。

    “祖母,孟小荷走了,一会儿谁帮我抱宝儿呀。”小梅氏自认为她没有错,说出来的话也是理直气壮的。

    “一个宝儿,你们婆媳两个抱不过来么?”

    “祖母,我和婆婆哪抱得动宝儿呀。”小梅氏还想说,她自己一个人走路都费劲,在抱个孩子,还不得累死她呀。

    “你们抱不动,就好意思张口让小荷给你们抱着?启山说的没错,你一个侄媳妇使唤姑姑,也不怕人家笑话?”

    “她算哪门子姑姑?一个庶子家的丫头罢了。”提起来孟小荷,梅氏不屑的开口替自己侄女狡辩。

    “她爹是庶子不假,却是你夫君的长辈,你一个侄媳妇就是这样对待长辈的?你们梅家的家教真是让人不敢恭维。”提起来梅家,李氏满肚子的气。

    “我们梅家的家教在不好,也不会被砍头流放。”梅氏这些天的怨气终于爆发了。也不管李氏这个婆婆,张口就开怼。

     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