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仙侠小说推荐2022_仙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_主宰阅读网

    • 首页 > 心中的白月光南烟

    免费小说南烟傅景宴在线阅读(心中的白月光南烟)

    来源:yw|小说:心中的白月光南烟|时间:2022-09-22 19:09:16|作者:千颜雨

    这部小说《心中的白月光南烟》的主角是南烟傅景宴,小编很佩服作者千颜雨的文字功底,故事十分新颖,让人越看越想看,千颜雨对于主角南烟傅景宴人设的塑造也很用心,看完之后南烟傅景宴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,《心中的白月光南烟》世人都知道傅景宴矜贵,高冷,薄情,心中却住着一个白月光。却没有人知道,那个白月光的名字叫——南烟。...

    心中的白月光南烟南烟傅景宴

    第六章

    第6章 要绝交吗

    “小心点。”傅景宴朝她勾了勾唇角。

    南烟张了张嘴,刚想问点什么,男人却松开她大跨步地朝手术室里面迈去。

    南烟后知后觉地想起刚刚李医生说请了更厉害的医生给她母亲主刀,难道指的就是……傅景宴?

    一时间,她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。

    等待的过程,每一分钟都是漫长又煎熬的。

    玲姐担心她垮掉,将她扶到旁边的椅子上落座:“小姐,我听说这位傅医生的医术了得,他一定会把夫人救回来的。”

    南烟胡乱地应了声。

    此时她也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傅景宴身上了。

    四个小时的等待,却仿佛过了一世纪。

   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,傅景宴在医护人员的簇拥下走出来。

    南烟急忙迎上去:“……我母亲怎么样了?”

    比起四个小时前,男人帅气的脸上多了几丝倦容,却依旧掩盖不住他如王子般矜贵的气质。

    习惯性地勾了一下唇角,他俯在她耳边低笑:“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,我就告诉你。”

    “……”南烟急忙拿出手机,哆哆嗦嗦地将他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。

    他扫了一眼她的手机,笑容越发暧昧:“还要绝交吗?”

    “不了。”她摇头。

    傅景宴满意地抬手在她的发顶上揉了一下,大步离去。

    一干医护人员正在目瞪口呆。

    表面冰冷的傅医生,原来这么有爱?

    南烟顾不上大伙奇怪的目光,只想知道母亲的手术情况。

    “李医生,我母亲怎么样了?”她拉住李医生的衣角问。

    “傅医生的表情还不够说明一切吗?”李医生笑盈盈道:“放心吧,第一期手术很成功。”

    手术成功!

    南烟悬了一上午的心,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  姚曼如被转入加护病房。

    南烟不能进去,只能默默地坐在走廊上陪着她。

    傅皓轩终于姗姗来迟地赶来了,拉着她的双手寻问:“烟烟,伯母怎么样了?听说是小叔给她做的手术?”

    “手术很成功。”南烟想挣开他的手,却被他握得更紧了。

    “那就好那就好!”傅皓轩有些小得意道:“我就说我小叔医术很了得的,我没说错吧?”

    “……”南烟看着他满脸笑容的脸,一时间哑言。

    他的小叔,的确医术高超。

    “烟烟,你是不是哭了?”傅皓轩伸出双手抱住她,亲着她的头发安慰:“没事了,有小叔在伯母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  南烟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。

    因为担心母亲,刚刚确实哭过。

    手机突然‘叮’的一声,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着两个字:过来!

    是那串刚刚被她从黑名单里拉出来的号码。

    命令式的语气,符合他阴晴不定的性子。

    “谁啊?”傅皓轩显然也看到信息了。

    南烟急忙将手机收回包内,道:“一个朋友。”

    傅皓轩又问:“要过去吗?”

    “不用了。”

    傅皓轩没有多少耐心,在医院里陪了她不到二十分钟就借口公司有事离开了。

    南烟下午有课,也准备离开医院。

    却在经过一间休息室门口时,被人一把拽了进去。

    她被吓了一跳。

    扭头看到傅景宴:“傅医生。”

    傅景宴往前一步将她抵在门后,抬手,修长的手指攥住她脑后的头发。

    南烟疼得倒抽口气:“傅景宴你做什么?”

    “被不同男人亲吻的感觉很爽?”傅景宴打量着她素白的小脸,阴沉的眸光,完全不似在手术室门口时那么明媚。

    原来他看到了,所以才给她发了那条信息。

    南烟无奈地解释了一句:“傅皓轩是我的未婚夫。”

    “所以南小姐喜欢跟他亲热?”

    “不是。”

    “那为什么让他亲你?”

    “我母亲需要他。”

    “是吗?刚刚将你母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难道不是我?”

    “……”南烟无言以对。

    半晌,她才说了一句:“谢谢傅医生救我了母亲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    她现在只求他能快点把她放了,省得被人看见。

    “吃饭?”傅景宴冷笑,倾身在她耳珠上暧昧地啃啮了一下:“那我更宁愿吃你。”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