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仙侠小说推荐2022_仙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_主宰阅读网

    • 首页 > 娇蛮萌妻恃宠而骄

    完结小说排行娇蛮萌妻恃宠而骄免费阅读大结局

    来源:zsy|小说:娇蛮萌妻恃宠而骄|时间:2022-09-22 18:34:01|作者:二十四桥

    娇蛮萌妻恃宠而骄是由二十四桥倾力著作的豪门虐情小说,男女主角是池念霍云霆,小编给大家分享娇蛮萌妻恃宠而骄小说.为了报复出轨的未婚夫,她不怕死的算计了未婚夫的小叔。“我那侄儿不能满足你?”霍寒辞掐着她的下巴,腕间的黑色佛珠矜贵清冷。人人都说他是人间佛子,不染烟火气。睡过一晚的池鸢表示,大佬其实很好哄。能力强一点,嘴甜一点,这朵高岭之花就能纵着她。她要什么,霍寒辞给什么。“霍总很快就会甩了她。”“逢场作戏,只是玩玩而已。”京城人人都等着看她笑话,可没人知道的是,某天夜里霍寒辞将人逼进角落。“池鸢,你再说离婚试

    娇蛮萌妻恃宠而骄池念霍云霆

    第3章我那侄儿不要你了?

    雨下得很大,道路能见度变低,汽车开出不到两公里,就开始堵车。

    霍明朝心情不好,又看到她穿着高领毛衣,连下巴都掩进了衣领里,不由得皱眉。

    “你就穿这身回去?” 这才入秋,还不到穿高领的季节,尽管池鸢长相惊艳,看起来还是有些奇怪。

    池鸢想到脖子上被霍寒辞吮出来的吻痕,嘴角弯起。

    “嗯,下雨,有点冷。

    ” “真是娇气。

    ” 霍明朝心里的不耐烦更甚。

    池鸢白皙的指尖在衣领上抚了抚,“你这半个月都没去公司?” 霍明朝最烦她这种语气,仿佛一切都不放在眼里。

    “我去哪儿都和你无关。

    ” 他不耐烦的按了两下喇叭,只觉得跟池鸢坐在同一个密闭空间都是煎熬。

   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是霍明朝的。

    池鸢的余光发现上面的备注是——潇潇。

    不同于在她面前的不耐烦,霍明朝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其温柔。

    “潇潇,你醒了?雨很大,别出门,发烧了?严重吗?” 语气从喜悦到担忧,最后变成了慌张。

    池鸢的指尖搅着面前的发丝,并未多问。

    霍明朝低咒了两声,挂了电话后,又恼恨的捶了几下方向盘。

    池鸢觉得他这副样子挺好笑,刚刚在公寓楼下,他若是上楼,就会发现她和另一个男人的荒唐事儿。

    但霍明朝对她的事从不感兴趣,更没去过她的公寓。

    想到未来他的反应,池鸢勾起了嘴角。

    而霍明朝已经气恼的拔下了车钥匙,连伞都没撑,直接淌进了雨幕里。

    “不去霍家了?” 池鸢打开车窗,在他身形快消失时,问了这么一句。

    “她生病了,我先去看看,潇潇毕竟是你朋友。

    ” 池鸢关上车窗,眼里溢出讥讽,“那你可要好好照顾我这位朋友。

    ” 霍明朝身形一顿,消失的很快。

    池鸢叹了口气,还真是一次不忠,百次无用。

    她看着外面的暴雨,扭头发现霍明朝连车钥匙都带走了,眉心一皱。

    前方的车已经疏通,但是她坐的这辆就这么杵着,很快惹来一片骂声。

    池鸢想找把雨伞下车,却从座位缝隙里翻出了好几个使用过的套子。

    脸色一变,胃里瞬间涌起一阵恶心。

    她拉开储物盒,看到那支限量版萝卜丁口红,这是上次她送给池潇潇的礼物。

    全球三十支,极少撞款。

    她笑了一下,把储物盒重新合上,对于这赤裸裸的挑衅,假意没看见。

    没找到伞,她只能冒雨下车。

    雨太大,她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,眼睁睁的看着交警指挥着将车拖走。

    池鸢站在人来人往的黑色暴雨里,连躲都没地方躲。

   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刚想顺着人行道去路边,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在她面前缓缓停下。

    宾利的车牌是一串显目的1,而且旁边还有一面小小的旗帜。

    这面旗帜代表着这辆车可以畅通无阻的出入任何场所,哪怕是军区禁地。

    她扬眉一笑,打开车门钻了进去。

    “小叔,好巧啊。

    ” 霍寒辞只瞥了她一眼,便又移开视线,指尖漫不经心的拨弄着腕间的黑色佛珠。

    “我那侄儿不要你了?” 什么人间佛子,呸。

    池鸢觉得这人根本就是恶魔,挺会戳人家伤疤。

    “小叔,昨晚我伺候得你不错吧,怎么下了床就不认人呢?” 她笑得乖巧,眼波轻掠间就有勾人三分的能力。

    言语间半点儿都没有被抛下的狼狈和懊恼。

    前排的简洲默默放下了挡车板,不敢继续听后面的动静。

    “伺候得不错?” 霍寒辞重复着这几个字,接着眼尾懒懒一扫,“像死人一样,只会叫,不会动,不错在哪里?” 池鸢牙根都咬紧了,皮笑肉不笑。

    “为难小叔在一个死人身上折腾这么久,那狠劲儿,让我以为你这辈子没见过女人呢。

    ” 反唇相讥,微翘的唇珠抿着,显得有些可怜。

    倾身就要下车,却被一只手强硬拉回。

    霍寒辞的指尖落在她的手腕处,把人禁锢着,抬头对前方说道:“回壹号院。

    ” 京城壹号院,是霍寒辞住的地方。

    看来他不打算去赴宴了,尽管他是这次宴会的主角。

    池鸢愣住,正好她这副狼狈的样子,去了也只会受气,索性直接靠在他怀里。

    霍寒辞低头看他,眼神晦暗不明,像凛冬的雪。

    “不走了?” “小叔这话说的,死人又怎么会走路。

    ” “......”

    关键字: